爷爷

 

虽然爷爷已经离开好多年了,但是有时头脑中还会不经意间的回忆起些许场景,感觉距离如此的近、又是如此的远。

 

爷爷是信奉基督教的,在我们县城也算是小有名气。爷爷自己讲,小时候没有上过学,一个字都不认识。从十八九岁开始接触基督教,开始接触《圣经》,是《圣经》教会了爷爷认字、写字。到老的时候,爷爷基本上已经能够把圣经全部背诵下来了,给乡里乡亲讲道的时候,基本上都是串讲,每个章节、每个典故,都能够信手拈来。

 

与爷爷最早的记忆,是在大约四五岁的时候。我们家和爷爷家紧挨着,记得房屋还是用稻草和泥土混合后夯砌出来的。每到星期日的早上,凌晨三四点钟,就有人来到爷爷家里做礼拜了。而星期日的早上,爷爷家门口也会聚集很多行乞的人,他们知道爷爷家门口的人流量比较大,而且信奉基督教的会比较有仁慈,能够获得比较不错的收获。去爷爷家聚会的人到底有多少?农村里面,房间都比较大。爷爷家大概300平方左右。但是每周日的早上,爷爷家里除了睡觉的房间,其他房间都坐满了人,甚至门外面还有很多。所以,每个房间里面都会安装一两个音箱,方便声音的传递。

 

爷爷家每天晚上也是聚会的时间。每天晚上都会学习一两节《圣经》的条文,而我每天下午就要讲要学习的条文写到小黑板上面。晚上,爷爷讲道之前,爷爷还会把我叫起来,先讲条文背一遍。自己虽然并没有信奉基督教,但是小时候的耳濡目染,也潜移默化的影响自己:不能吸烟、不能喝酒、不能打架,要有爱心、要有孝心、要互助。

 

大约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住的地方与爷爷分开了。有一次期末考试结束后,爷爷骑着一辆小三轮车过来接我放学。考试成绩不错,所以爷爷给买了一个表面有几道黄色线条的面包,还特地花了大约70元钱买了一个遥控小汽车。坐在爷爷的三轮车上,吃着甜甜的面包,抱着喜欢的遥控汽车,心里真是美,无法表达的开心。虽然小汽车后来被我拆解了,但是面包的味道依然印在脑海中。即使到了现在,如果去买面包的话,基本上都会选择和小时候吃过的那个类似的面包。

 

年纪再大一些,爷爷搬到了离我家很近的地方。不过那段时间,电视里面一直放《小神龙俱乐部》(暴露年龄了)。中午放学后,一般都是回家看《小神龙俱乐部》,不愿意去爷爷家吃饭。后来,爷爷家也买了电视,中午一放学就直奔爷爷家,端着饭碗看电视。小时候就是这么容易满足。不过和爷爷一起吃饭的时候,一直要求我们做到“食不言、寝不语”。

 

有一天下午,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暴雨骤至。爷爷问我,打雷怕不怕?自己虽然还是一个小孩,不过倒也不怕打雷,但是感觉在爷爷面前撒个娇也好,所以诺诺的回答怕。爷爷正色的回了一句:又不是坏人,打雷有什么好怕的。是啊,又不是坏人,打雷有什么好怕的。不过现在让我回答的话,我还是会说“怕”。

 

自从上大学以后,在家里呆的时间就比较少了,和爷爷一起的日子就更少了。不过每次回去看爷爷,都会发现胡子更长了一些、更白了一些。自己能做的只有每天早上买个油条、豆浆给爷爷送过去当早餐。以前是爷爷骑车带着我出去玩,那时候更多的变成了我骑车带着爷爷去买菜。

 

当工作以后,回家的次数和时间更少了。基本上回家当天晚上去看看爷爷,临走的时候再去看一看。虽然没有了太多的沟通,但是每次临走前,爷爷都要塞给自己几百块钱,眼眶中含有泪花。心有不忍。

 

再后来,爷爷去世了。爷爷虽然是一个没上过学的人,但是他的言传身教都是对我的影响。虽然自己没有多么优秀,但是至少不会被人认为没家教。

 

爷爷的面包、爷爷的白胡子、爷爷的笑,都已经在脑海中,挥之不去。

 

打赏
阅读次数: 3,050 views
作者:
该日志由 Nemo 于2015年07月19日发表在生活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转载请注明: 爷爷
标签: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:

发表评论